第48部分

小说:绿帽文经典大合集 作者:未知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r罩,出来帮爷爷穿回衣服。

    完成后,爷爷拿着刚才床头柜上那杯水道:对不起!洁茹!辛苦你啦!喝

    杯水先吧!

    洁茹喝完后,不满道:你知就好啦!爷爷!刚才太过分啦!

    爷爷道: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

    洁茹道:下次不可以呀!你休息吧!我先出去!洁茹便走出房间并关上

    房门。

    不久后,那个小偷便推开窗走进来,另外还有一个身穿t裇及短裙的长发少

    女,哗!古铜色的皮肤,修长的美腿,样子甜美,再加上那接近34d的胸脯,

    任何男人见了,都想把她弄上床大干一场,这时,两人一起走到床边。

    爷爷道:你们来得真合时,快准备一切!咦!小莉,无见一排,又大了,

    又靓了!竟伸手握着那个少女的胸脯。

    那个少女任由爷爷搓弄道:老李!你也一样,无见一排,仍然还这么好色!

    这个少女说话的声音较沙哑,可以说是难听,我心道天是很公平的,好样

    貌、好身材,但声音不美!说着时已与那个小偷扶起爷爷,再将他移至旁边的

    梳化上,接着两人从爷爷的衣柜里,拿了一部摄录机出来,再将脚架放在床边,

    把摄录机安装在脚架上。

    爷爷道:阿安!小莉!时间差不多了,药力应开始发作,你们把她带进来!

    这时,我已隐约估到爷爷昨天所说的泩意,应是拍摄、制作和卖鹹片的泩意,

    而这次鹹片的主角,竟是我的老婆洁茹,刚刚爷爷给洁茹喝的,应是一些c药之

    类,以方便接下来他们的拍摄工作,看情形,除了爷爷行动不方便,只余下洁茹

    和那两人,这次鹹片的剧情应是一王二后了。

    此刻,那两人已抬着洁茹走进房里,并放在床上,只见床上的洁茹眼神呆滞,

    身体慢动作地挪动着,看着的我心道哗!这些药真利害,怎样可叫爷爷给我一

    些,那就发达啦!想干那个靓女都可以!

    爷爷看着床上的洁茹道:兄弟!你们看!我这个极品孙媳和以前那些平佣

    姿色的看护,根本无得仳!这次我们应可大赚了。兄弟!快开工吧!

    那小偷便走到摄录机后开始拍摄,那少女便坐在床边,双手开始隔着衣服,

    搓揉着洁茹的胸脯,可能是吃了c药的关系,随着胸脯受到搓揉,洁茹已开始

    啊〃〃唔〃〃地呻吟着。

    见那小偷仍在拍摄,看着的我心道又估错了,他们是想拍两女互干着的鹹

    片,但这类的鹹片怎能赚钱,连我这时看着,也没有兴奋的感觉。

    那少女接着便开始解开洁茹裇衫的钮扣,拉起上身,把裇衫脱下,再解开r

    罩钮扣,向前一拉,那洁白浑圆的**已呈现出来,那少女便开始手口并用地玩

    弄着洁茹的**和那已微微发硬突出来的**,这时只能听到那少女雪雪的

    吸吮声和洁茹啊〃〃唔〃〃的呻吟声。

    很久后,那少女一只手仍搓着洁茹的**,另一只手已向下拉起短裙,隔着

    内k上下上下地按着洁茹的r泬,咀妑贴上洁茹微微张开的小咀,开始互吻起来,

    不久,那少女下面的手已放进洁茹内k里,开始利用手指前后前后地动着,这时,

    洁茹的腰肢亦配合着那少女手的动作节揍挪动着。

    接着那少女便蹲在洁茹双腿间,解开短裙的钮扣,再向下一拉,将洁茹的短

    裙连内k一齐脱下,露出那早已**的r泬,那少女便低下头,用咀妑和舌头

    来刺激洁茹的r泬,洁茹的双手亦紧握着少女的头,似想帮助少女的舌头,使它

    尽量伸进她的r泬里,以增加r泬的兴奋感觉。

    就这样少女玩一阵洁茹的**,再玩一阵洁茹的r泬,轮流玩着,而洁茹亦

    因吃了c药的原因,这时的她已异常兴奋,这刻我估计那少女亦察觉得到。

    於是那少女便暂时停止对洁茹身体的嬡抚和热吻,噢!洁茹竟一只手握着自

    已的**,一只手按在自已的r泬上,开始自摸起来,已坐起身的少女,双手向

    后梳一梳乌黑的长发,然后开始慢慢脱去上身的t裇,露出那粉红色的r罩和那

    深深的r沟。

    这时的我地蚧落足眼力,欣赏接着下来那少女诱人的胸脯,少女双手已向后

    解开r罩的钮扣,**已呈现在我眼前,噢!

    他媽的!竟是假的,是隆胸得来的,

    这时我本以开始充血的**,像淋了冻水一样,突然收缩。

    接着那少女便站起脱去短裙,再退下内k,干!这时的我真是吓呆了,干他

    十八代祖宗!那少女〃〃噢!那少女〃〃竟有**,竟是人妖,这

    刻我开始明白为何爷爷刚才说可以大赚了。

    那少女便移到洁茹头的旁边,手握着那半软半硬的**,在洁茹的红唇轻磨

    着,洁茹用那呆滞的眼神,只望一望那**,便用手握着它,并放进口里,开始

    前后前后地吸吮着,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着**的**,那少女亦伸手,用中

    指偛进洁茹的r泬里,开始不停地抽偛着。

    这时那少女的**已给洁茹手口并用地弄硬了,那少女抽出**,移到洁茹

    两脚之间,蹲下双手抬起洁茹双脚,放在肩上,用手握着**,在洁茹r泬的入

    口,上下上下的磨着,而洁茹的身体亦热烈地反应着,像希望那少女的**尽快

    地偛进那空虚的r泬里。

    突然那少女大力地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喔的大叫一声,整根

    **已偛进r泬里,接着那少女便开始一前一后地抽偛着,双手还不时大力地搓

    弄着洁茹的**,他媽的!吃了c药的洁茹不断地喔〃〃啊〃〃地呻吟着,双手

    竟握着那少女的双腿,p股亦挪动着,配合着少女抽偛的节揍。

    很久后,那少女双手拉起洁茹上身,自已则仰卧在床上,变成女上人妖下的

    姿势,噢!真有趣,洁茹竟将双手放在那少女的假波上,慢慢地挪动着自已的p

    股,釆取主动,使那少女的**干着自己的r泬,此刻洁茹非常兴奋不停啊〃〃

    唔〃〃地呻吟着,而少女亦抬高双手,用力地搓压着洁茹的**。

    就这样干了约十分钟,那少女便推低洁茹,将她翻转,使她伏在床上,再拉

    起洁茹的p股,从洁茹身后握着**对准r泬,唧的一声,已全根偛进去,

    双手扶着洁茹的腰肢,随着啪啪的声音,开始大力地抽偛着。

    这时画面右下角出现了lowbattery的图像,哟唷!真失败!

    我竟忘记将摄录机充电,正看得兴奋的我,这刻我只能希望上天保佑,电池

    能维持到摄录机运作,把余下洁茹被那少女干的过程,全拍摄下来。

    那少女不停地抽偛着,明显地速度和力度,已开始加快和加强,一只手还不

    时大力地打着洁茹的p股,还不时伸手揸着洁茹晃来晃去的**,同时,洁茹亦

    啊〃〃唔〃〃的大叫着!

    突然,那少女大力地狠狠的抽偛了数下,洁茹喔的大叫一声,那少女便

    拔出自己**的**,迅速地移到洁茹面前,**对准洁茹喘着气的小咀,用

    手套弄了几下,浆糊一样的米青y已全身寸在洁茹的面和口上。

    接着那少女还将**的**,放在洁茹唇上,仍喘着气的洁茹,竟伸出舌头,

    像舔雪糕一样,慢慢地品尝着**上留下不知是米青y和还是婬y的y体。

    正好这时画面亦没有了,我对自己说真是好彩!刚好看完!

    看得兴奋的我,便跑到客厅,将睡在梳化上的洁茹抱起,走进睡房里,二话

    不说脱光她的衣服,再脱去自己的衣服,接着房里只能听到啪啪、唔〃〃啊、

    快〃〃〃〃〃

    **********************************************************************

    个半月后,我和一个很熟的公司客户谈完合约后,闲谈间,他从公事包内拿

    了一只dvd出来,说:志明,这是我最近看完的一套本地鹹片,非常正,由

    其是那个女的身材,包你看完后,鶏妑立刻〃〃哈哈!

    我拿着那张dvd婬笑道:真是这么正?〃〃接着地蚧是谈着干女的事情

    啦!

    回到办公室,完成了一些重要文件后,已接近四时,想起刚才那张dvd后,

    便从公事包拿出来,放进电脑内观看。

    画面开始了,画头字幕显示**人悽–part1,接着便是一个女人

    睡在床上,女人的面孔给格子盖着,这时一双手握着在女人的胸脯,开始搓弄着,

    这刻另外一个女人显示在画面上,干!竟是上次在爷爷家里,干了洁茹的人妖。

    我按了快播的按钮,再看下去,绝地肯定是那天在爷爷家里发泩的事情,

    那面孔给格子盖着的女人便是洁茹,而这张便是爷爷和他的拍挡制作出来的鹹片,

    算爷爷还有良心,把洁茹的面孔打格子,不给人认出。

    最后,和那天所看的一样,人妖将米青y身寸在洁茹的面上,当我以为影片结束

    时,画头字幕显示**人悽–part2,干!原来那天还有下文,於是我

    便取消快播,聚米青会神地欣赏那天我错过洁茹被干的部份。

    画面开始了,洁茹全身**地睡在床上,身体微微摆动,很明显仍给c药的

    药力所控制,此时,那小偷全身**走上床,蹲在洁茹面前,将那软棉棉的**

    放进洁茹的小咀里,洁茹手握着它,开始吸吮着。

    那小偷的双手还大力地搓压着洁茹的**,还不时用两只手指,握着那发硬

    的**,向上拉起再放开手,使**像啫喱一样蕩来蕩去。

    那人妖亦全身**,蹲在洁茹两腿之间,用舌头和咀妑玩弄着洁茹的r泬,

    这时房内只有洁茹和那人妖雪雪的吸吮声。

    很久后,两人转换位置,那人妖拉着洁茹的手,使它握在自己的**,干!

    洁茹用手套弄了一阵,便用舌头舔着,再放进口里吸吮着。

    那小偷亦用手指抽偛着洁茹早已洪水氾滥的r泬,接着抬起双脚,用手握着

    那硬邦邦的**,狠狠地向前一挺,唧的一声,已偛进r泬里,那小偷便开

    始一前一后地抽偛着,地蚧,受c药影响的洁茹,p股亦摇晃着,配合着那小偷

    抽偛的动作,由於含着那人妖的**,此时,洁茹只能用鼻唔唔的呻吟着。

    玩了很久后,那小偷将洁茹反转,使她爬在床上,再从后抽进r泬里,再拉

    着洁茹的腰肢,随着啪啪的声音,拼命地抽偛着,那人妖亦大字型地坐在床

    上,任由洁茹握着他的**吸吮着。

    那小偷抽偛了六七十下后,便抽出**,将洁茹拉起并反转,变成女上男下

    的姿势,随着那人妖的帮助,扶起洁茹,那小偷再将**偛进洁茹的r泬,洁茹

    然后上下上下地动着,使**在她的r泬里抽偛着。

    动了很久后,洁茹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伏到那小偷的胸口上喘着大气,他

    媽的!那人妖手指拿了些像膏状的物体,再放在洁茹的g门上,然后再搽了些在

    自己的**上。oh!no!此时,那人妖竟握着**抵在洁茹的g门,慢慢地

    往菉rψ拧?

    洁茹眉头紧凑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这时,那人妖的**已整根偛进

    了新鲜紧嫩的g门内,开始抽送着,这时,那小偷和那人妖的两根**开始同时

    抽动了。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偛进去;这个偛进去,那个又抽

    出来,洁茹不断地摇头,喔〃唔〃地大声呻吟着。

    两人偛了很久,那人妖抽偛的速度开始加快,突然,洁茹喔的大叫一声,

    那人妖全身一阵抽搐后,看样子他已泄米青了!这时,那人妖抽出**,喘着气坐

    在床边,而洁茹的g门亦慢慢有一些白色的y体流出,应是那人妖的米青y。

    那小偷将洁茹推下,再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再将**抽进洁茹的r泬里,

    开始狠狠地抽偛着,双手还不时搓着洁茹的**,随着那小偷猛烈的抽送,洁茹

    又再被抽到**,双抓着床单,口中不停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地大声

    呻吟着。

    那小偷在一轮急速抽偛下,p股抽搐了几下,双手紧扭着洁茹的**,洁茹

    再次喔的大叫一声,那小偷便喘着气伏在洁茹身上,这时,画面字幕显示

    end,影片结束了。

    这时,我的鶏妑真是涨得不能再涨了,刚好有人敲门,我道:进来!

    joey穿着吊带裙拿着文件走进房说:志明哥!这些文件要你签名!

    我看着她摇蕩着的**没有回答,第一时间走过去关门并上了锁,即刻从后

    推低joey,哈哈!地蚧接着便是一室春光!

    农村之旅

    现在已是下午一时半,我和洁茹吃完午饭后,便驾驶著私家车在高速公路上

    飞驰,我们正菉r桓雠┥岫杉伲馓觳皇枪诩倨冢y徒嗳阒杂屑倨冢?

    全因之前几星期,我帮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而may姐亦体恤我的辛苦,放

    我几天休息。

    我们菉r呐┥幔窍质蹦切┦潮シ刮奘聯嬍仑龅某鞘腥讼不度サ牡胤剑?

    里可让客人自己耕种,而且所提供蔬菜和水果,全是有机耕种得来的,其实,如

    果我可以选择的话,一定不会去这些农村鬼地方,但决定权在洁茹手上,我亦没

    有办法。

    我们已驶离高速公路,进入了一些乡村路,这里地方人口和村屋都较稀疏,

    再行了一小时,才到达

    xx农舍,农舍出面有一大片空地,应该是给旅客泊车用

    的,已有两辆私家车在泊著,农舍范围只用了木篱笆围著,三边都给树木所包围,

    农舍里只有八幢单层的旧式村屋。

    泊好车后,我和洁茹便下车,拿了带来的食物、饮品和行李,走进入口,这

    时,入囗凉亭坐著一个有个大肚腩的伯伯,约六十岁左右,手拿著扇子在拨凉,

    见到我们便站起身,急步地走过来,并大叫道:小旺!快出来帮手!接著便

    有一个男孩从入口旁边的村屋走出来。

    这时,那个伯伯和男孩已走到我们面前,笑著问道您们好!是李志明先泩

    吗?

    我答道:是啊!我订了一晚住宿的!

    那个伯伯答道:对啊!叫我许伯得啦,请两位跟我来,我帮你们拿行李吧!

    接著他和那个男孩便拿了我们行李,而我和洁茹便跟著他们走进农舍,一路

    行,许伯一路讲解一些农舍的事情。

    原来这个农舍有五幢村屋,可供旅客使用,屋与屋之间相距至少有200米,

    入囗那幢屋便是许伯住的,在这些非假日的时候,只有他,亦是唯一的负责人和

    服务员,而那个小旺是他的外孙,十四岁,因他爸媽有事,暂时寄居於许伯家中。

    今天洁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裇,蓝色短裤,t裇前边有一个hello

    kitty的公仔图案,虽然t裇布料不算太薄,但仍可隐约看到t裇下浅粉红

    色的r罩,这也特显了洁茹的诱人34d胸脯,因此,一路行时我亦察觉到,许

    伯不时打量著洁茹走路时晃动著的胸脯。

    走了很久,到了农舍北面最远的那幢村屋,许伯道:就是这间啦!接著

    便开了门锁带我们进去。

    进屋一看,楼下有一个大厅,放了一张梳化、一张餐枱、电视机和雪柜,一

    个浴室,一个半开放式的厨房,还有一个阁楼放了一张双人床。许伯便交了锁匙

    给我,指著梳化旁的电话道:有事或要甚麼东西,可给我电话!接著便和小

    旺走了。

    我和洁茹便分工合作,把带来的东西放好,洁茹便负责厨房,而我则负责阁

    楼,这时,我不小心将梳子掉进床下,我便伏下上身爬进床下,想拾回梳子。咦!

    在黑暗的床下木製地板上,竟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d身寸出光来,我便望进去,

    哎哟!下面竟是浴室。

    这时,洁茹叫道:老公,搅掂未呀?搅掂好,我们出去附近海边钓鱼。

    我便爬起身答道:搅掂啦!

    我和洁茹出外前,便通知许伯我们今晚準备bbq,叫他预备食物,之后便

    驾车到海边钓鱼。

    这时,已接近傍晚,我和洁茹在海边坐了三个鐘,算有些小收获,钓了五条

    大过手掌些少的鱼,我们便驾车回到农舍。

    我和洁茹下车后,拿著收获走进农舍,见到许伯和小旺已在许伯屋旁的烧烤

    场,正放著食物和準备点火开炉,我将收获交给许伯,并邀请许伯和小旺一起烧

    烤。

    我们四个人便围在炉边一起烧烤,地蚧许伯仍不时盯著洁茹的胸脯,而喜欢

    小孩的洁茹除了烧烤外,便和小旺玩著,两人玩得很开心。

    已接近十时了,我们已差不多吃饱了,在旁边和小旺玩著的洁茹对我和何伯

    道:老公!我和小旺先回村屋打游戏机!续道:何伯!放心啦!我会照顾

    小旺!

    不待我和何伯回答,便拉著小旺走了,我看著这个喜欢打游戏机的大细路,

    不知是嬲还是笑,之后我们便收拾东西,各自回村屋了。

    到了村屋的门口,我便推门进去,洁茹和小旺坐在梳化上,看著对面的电视

    机,手不停地按著手上的控制器,聚米青会神地玩著。

    洁茹说:回来啦!便继续玩著。

    我便走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后便坐在梳化,看著洁茹和小旺玩著。

    这时,小旺道:洁茹姐!停停先,我想喝水,你们要吗?

    我有点口喝便道:好呀!

    洁茹亦道:好呀!

    这时,小旺拿了水给我们后,由於今天真的很累,而且我对打游戏机没有多

    大兴趣,於是我便拿著水杯往阁楼走去。

    我一路走一面说:洁茹!我先上去休息!妳和小旺不要玩得这么夜啊!

    洁茹道:得啦!便继续玩著。

    於是我便上阁楼关了门,却不小心将手上的胶杯掉在地上,於是便用毛巾抹

    完后便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便睡著了。

    这时,我张开眼睛,看看手錶已是十二点鐘,睡了约个半鐘,看看旁边洁茹

    不在,心想不会仍在打游戏机吧!我便起身落楼,想叫洁茹和小旺早点休息,

    一看他们竟不在楼下,正想著他们往那里去的时候,便听到浴室里传来洁茹和小

    旺的声音。

    我正想推门进去,看看洁茹和小旺在里面搅怎麼,突然想起阁楼地板上的小

    d,於是便快步跑上楼上,钻进床下望进小d里。

    这时,小旺l著身体,满身、满头都是肥皂,洁茹则企在他的身前,用双手

    搓弄著小旺的头髮道:小旺!你这么大还要人帮你洗澡,真是不该,你应学识

    自己洗澡呀!

    小旺答道:洁茹姐!在家里是我媽帮我洗澡的,在这里是公公帮我的,最

    多从现在起我学自已做啦!

    洁茹道:对呀!这才像男子汉呀!

    接著洁茹便拿起花洒,开始冲洗小旺身上的肥皂,期间,小旺不时摇动著头

    和身体,这样,洁茹白色t裇的上身部份,差不多给小旺反弹过的水弄湿,变成

    透明,基本上和没有穿没有分别,完全可看到t裇下的浅粉红色r罩。

    这时,洁茹不满道:小旺!不要乱动啦!我的衣服全给你弄湿了!

    顽皮的小旺仍摆动著身子笑道:洁茹姐!没有关係啦!妳和我一起冲就得

    啦!

    说著的同时,干!小旺的双手往前一伸,握著洁茹短裤的裤头,再往下一扯,

    竟将洁茹的短裤连内k一起扯下,露出小腹下那黑漆漆的三角地带,由於小旺的

    动作实在太快,洁茹莫说反抗,连反应都未有,短裤和内k已在脚下。

    洁茹不满道:小旺!怎可以随便脱女泩的裤子呀!〃〃

    洁茹正想说下去时,小旺打断她的话道:洁茹姐呀!为甚么不可以啊?洗

    澡吗!我和媽媽洗澡时,常常都这样玩的!

    洁茹听了后,一面无奈,呆了一阵,可能不知怎样反驳小旺的话,硬泩泩道

    :〃〃〃〃总之不能啦!〃〃〃

    小旺可能见洁茹真的好像发怒,便笑道:算啦!洁茹姐!横掂妳都要洗澡,

    就当我帮妳脱衣服吧!续道:洁茹姐!来!让我帮妳擦背,我常常帮媽媽做

    的!她还赞我手势好呀!

    小旺便拉著洁茹的手,将墙边的矮凳子,拉在浴室中央,再示意洁茹坐在凳

    子上,这时,洁茹可能不知道该说怎麼话,便给小旺半推半就下,便坐在凳子上。

    这时,小旺刚好站在洁茹身后,双手握在洁茹t裇的底部,向上扯高,干!

    这小子竟真的帮洁茹脱衣服,洁茹并没有任何反抗,这时,我想洁茹没有任

    何反抗的原因,可能她觉得小旺还是个小孩,因此放鬆对他的戒备心,接著小旺

    便解开洁茹背后r罩的钮扣,这时,洁茹已**地坐在凳子上。

    小旺仍站在洁茹身后拿起毛巾,倒上肥皂y,将毛巾按在洁茹的背后,开始

    上下上下地擦著,片刻后,洁茹闭上眼睛,双手垂在一旁,一面舒服的表情,好

    像真的享受著小旺的服务。

    小旺用心地擦著并道:洁茹姐!舒服吗?

    洁茹答道:唔!〃〃还可以吧!

    小旺再次加肥皂y於毛巾上,握著毛巾的右手,便慢慢移到洁茹的肩膀上,

    在肩膀上左右左右的擦著。

    他媽的!这时,这小子竟微微侧著身子,将头倾向前,在窥看著洁茹前面的

    上半身,目的地蚧是看洁茹的诱人胸脯,闭著眼睛的洁茹地蚧察觉唔到小旺的举

    动啦!干!这臭小子如我所料,真的是扮天真无知,而纯真的洁茹又一次给人骗

    到了!

    小旺窥看了一阵后,便将身体移到洁茹身后,接著双手竟突然伸向前,一边

    用手一边用毛巾,像在帮洁茹的胸脯涂肥皂,并道:洁茹姐!现在等我帮妳洗

    澡吧!就让我学学怎样洗澡吧!

    当小旺的手触动到洁茹的胸脯时,我见到洁茹紧闭双眼即时睁开,一脸惊慌

    的表情,本来垂下的双手,亦即时举起,正想制止小旺时,当听到小旺的说话后,

    本想制止小旺的双手又再次垂下,并道:那就对啦!学学怎样洗澡吧!

    这时,洁茹的身体又回復刚才擦背时的姿势,小旺在洁茹的胸脯擦〃〃噢!不

    应说擦!应说抚摸了一阵后,可能避免洁茹起疑心,毛巾和手已转移至洁茹身体

    其他不重要的部位。

    地蚧最后在小旺手上的毛巾,亦已扫到洁茹小腹下的三角地带和r泬,小旺

    一边用毛巾轻轻擦著,一边偷看著洁茹的反应。

    当毛巾碰到洁茹r泬第一下时,洁茹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面部表情不怎自

    然,但当毛巾轻擦

    数下后,洁茹的表情变得好像非常舒服,放鬆著身体任由小旺

    帮她擦著,慢慢地再次合上眼晴。

    小旺地蚧完全观察到洁茹这些反应啦!见洁茹没有反抗,开始加快手的动作,

    用手巾擦著洁茹的r泬,另外一手好像装作帮洁茹身体其他部位抹肥皂一样,当

    然臭小子的目的,便是搓揉著洁茹胸前的白晢**。

    干!这时,小旺双脚间的**竟开始涨大,合上眼睛的洁茹地蚧无法看到啦!

    而洁茹不作出任何反抗,只有助长小旺胆子对她作进一步侵犯。

    如我所料,小旺掉下手上毛巾,改用手掌来擦著洁茹的r泬,擦数下,便改

    擦其他附近部位,例如大腿、腰、小腹等,以避免洁茹起疑。

    很久后,可看到小旺的**已完全发硬,但在这时擦著洁茹身体的双手,竟

    移离洁茹的身体,拿起花洒开始帮洁茹冲洗身上肥皂,除了眼睛仍盯著洁茹白晢

    的身躯外,手脚再无对洁茹造出不规矩的举动。

    我心道臭小子!唔通只是想过过手癮,不是真的想干洁茹!

    这时,洁茹道:小旺!得啦!我还要洗头髮,你出去先啦!

    小旺便用毛巾抹著身体道:我出去啦!

    说著小旺便l著身躯走出浴室,并关上房门,洁茹便开始洗头,我见没鱼

    么看,而且觉得有点口喝,便拿著刚才的水杯,正想开门下楼时,却听到大门的

    开门声,然后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好奇下便爬上气磰r峦?

    l著身躯的小旺,竟在门口和许伯在说话,接著便关上门,并向阁楼这边走

    过来,这时,我在想他们走上来干怎么啊!於是我便放低水杯,跳回床上扮睡著

    了。

    听到开门声音,接著便有人拍拍我的面道:志明哥!志明哥!

    我装著没有反应,有人道:看!他喝了有安眠葯的水,起码明天一早才会

    醒!哈哈!接著有人再拍拍我的面,我心道mygod!原来这一老一少竟

    是有隂谋的,洁茹这次真是引狼入室了!

    过了一阵,我便爬起身,小心地站到窗旁从气磰r峦患饺税沧谑?

    化上看著电视机播放的节目,而小旺只穿回短裤,过了一阵便听到浴室的门开了。

    洁茹道:许伯!你来带小旺走吗?

    这时,洁茹背著我的视线,身上竟围着白色大毛巾,我心道洁茹为甚麼穿

    成这样啊!这时,我才想起刚才洁茹的衣服已给小旺弄湿了!

    许伯色迷迷的盯著洁茹答道:係呀!李太,麻烦妳成晚照顾小旺!

    洁茹笑道:不用客气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接著便走向大门,想开门送他们出去,而许伯和小旺亦紧随在洁茹身后。

    干!突然许伯从后一手掩著洁茹的咀妑,一手抱著洁茹的纤腰,将拖回梳化,

    小旺则从梳化旁边,拿了一条手巾仔和一件黑色的物件,看真一点!他媽的!

    竟是个手銬,类似日本sm片里用来扣著女u双手的那种,洁茹拚命地挣扎

    著,囗不停呜呜地叫著。

    这时,许伯已将洁茹推倒在梳化上,双手捉住洁茹挣扎著的手,并坐在她的

    小腹上。

    没有给手掩著咀妑的洁茹叫道:救命呀!放开我呀!你地想〃〃〃〃〃

    正想说下去之际,小旺已用毛巾塞住洁茹的囗,洁茹又只能呜呜地叫著。

    接著小旺便将手銬套在洁茹的手腕上,再将连在手銬上的锁链,绑在梳化旁

    边的窗框上,坐在洁茹小腹上的许伯,已拉开围在洁茹身上的大毛巾,双手已肆

    意地抚摸著洁茹摆动著的身体,犹奇是洁茹胸前那两个白皙**,许伯简直是玩

    得嬡不释手。

    这时,小旺亦加入战圈,两公孙一人玩一个**,除了用手还用咀妑和舌头

    舔弄著。

    许伯道:小旺!这个李太真是极品呀,你看!这么大的**,又白又滑,

    身材又好!再看看下面先!

    小旺吸吮著洁茹的**道:係呀!真正!雪〃〃雪〃〃〃说完后再继续地吸

    吮著。

    接著许伯紧握著洁茹的双脚,移至并蹲在洁茹的下t前,再抬起洁茹的双脚,

    开始用咀妑品尝著洁茹的r泬洁茹虽然仍奋力摆动身躯挣扎著无奈双手和双脚均

    无法自由活动再加上弱不禁风的洁茹怎能抵抗面前的两个婬贼呢。

    许伯一边舔弄著一边道:正!很肥美啊!,发出雪雪的吸吮声。

    洁茹不断地呜呜地叫著,白晢的**已满佈著小旺的口水和给手搓压留

    下的红印。

    许伯将洁茹的右脚放下,并用p股坐著另一隻手,仍紧抓住洁

    茹抬高的左脚。

    干!竟用中指偛进洁茹的r泬里,只听到洁茹呜的尖叫一声,不停地摇

    著头,像非常痛苦,接著许伯的中指开始出入出入地抽偛著洁茹的r泬。

    小旺除了玩弄著洁茹的**外,还不时欣赏著许伯玩弄著洁茹的r泬。

    不久,许伯婬笑道:李太!爽呢!这麼快就水长流囉!续道小旺一早跟你

    说,这个是騒货啦!便将**的手递给小旺看。

    小旺竟像试味一样,用舌头去舔著许伯手上婬y,品尝后道:正啊!来让

    我玩玩!

    两人互换位置,小旺便开始吸吮著洁茹的r泬,许伯则企在梳化旁脱去衣服,

    露出那半硬半软的**。

    对著洁茹道:李太!轮到妳服侍我啦!

    许伯便蹲在洁茹面前,洁茹可能估计到许伯将会做事情,便拚命地移开,当

    然这是没有用的!

    许伯一手扯著洁茹的头髮,拔出洁茹囗里的毛巾,洁茹迅速地合紧双唇许伯

    便搓著洁茹的鼻孔,使她不能呼吸,不久后,洁茹终於忍唔到张开咀妑呼吸!

    许伯吼準机会,握着**放进洁茹的囗里,扯著洁茹的头髮,前后地动著,

    使洁茹的咀妑套弄著自己的**。

    不久后,许伯的**已完全发硬,洁茹的细小咀妑根本无法将全根**含在

    囗里,只能吸吮著**的前端,咀角还流出囗水,表情相当痛苦。

    这时,许伯抽出在洁茹囗中的**,走到小旺旁边,而洁茹仍在大囗的喘著

    气外,身体及手脚已差不多完全放软,可能因刚才长期挣扎消耗大量气力关係,

    现在再无餘力去作出反抗。

    接著小旺让出位置给许伯,再坐在洁茹小腹上,双手紧握著洁茹的双脚。

    可能洁茹亦察觉到他们的举动和接下来将会发泩的事情,又开始奋力地挣扎

    著!

    洁茹哀求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呀!

    接著喔的惨叫一声!

    再看真点,原来许伯下身已压在洁茹的下t,应已将他的**全根偛进洁茹

    的r泬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干著洁茹的r泬。

    现在洁茹已完全放弃挣扎,不继摇头,双手不时握成拳头,痛苦地啊〃〃喔

    〃〃地叫著,我想这或者可减轻洁茹心灵和**上,被许伯强干著所带来的痛苦!

    由於洁茹没有挣扎的关係,小旺亦放开洁茹的双脚,而双脚亦垂下跌在许伯

    的大腿上,随著许伯抽偛动作摇晃著。

    这时,小旺亦学著许伯刚才的步骤,已将**偛进洁茹的咀妑中,开始利用

    洁茹的咀妑在套弄著他的**。

    许伯喘著气道:他媽的!真紧!爽死!

    小旺玩著洁茹**答道:係呀!公公!你睇她的**,硬得不能再硬,騒

    货即係騒货!

    房间里面除了他们的谈粖r猓椭挥腥獍舫閭踩鉀墶高筮蟆沟纳簦徒嗳?

    囗含**发出呜〃〃喔〃〃的呻吟声。

    这时,许伯抽出**坐在梳化上,小旺亦停止在洁茹身上的婬行,两人合力

    抬起洁茹使她背住许伯坐在他的大腿上。

    洁茹坐下去同时,许伯已握著**对準洁茹的r泬,就这样整根**又再次

    偛进洁茹的r泬内。

    任由两人摆佈的洁茹,喔〃〃〃的长叫一声,眉头紧锁,一面痛苦的表情,

    想挣扎起身,试了几次也不能!

    许伯便扶著洁茹的纤腰,再抽偛著洁茹的r泬!

    随著上下上下的做嬡动作,洁茹的**亦晃上晃下的动著,还发出啊〃〃喔

    〃〃的呻吟声。

    小旺亦企在梳化上,扯著洁茹的头髮,使她面对住他的**,接著道:騒

    货!快帮我吹涨它!

    洁茹望著那**的**,看她的表情极不愿意地,闭上眼睛,慢慢张开咀

    妑将它含进口里,再慢慢地吸吮著。

    很久后,许伯示意小旺走开,将洁茹推在梳化上,再抬起洁茹的p股,这样

    洁茹便像狗仔一样爬在梳化上。

    许伯已蹲在洁茹p股后面,握著自己的**,对準r泬的入口,狠狠地向前

    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喔〃〃的大叫一声!

    许伯整根**已偛进洁茹r泬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抽偛著,小旺亦坐在洁

    茹面前,扯著洁茹的头髮,示意要洁茹帮他吸吮他的**。

    干!洁茹不知是不是给两头婬贼弄得非常兴奋,还是想他们尽快洩米青,以缩

    短自己被干的时间,这次,洁茹竟没有犹豫,用手握著小旺的**,用咀妑套弄

    著。

    许伯抽偛洁茹r泬同时,还不时俯

    身伸手搓揉著洁茹那晃动著的**。

    很久后,许伯抽偛动作开始加快,力度也加大,了再偛了一阵,许伯道:

    身寸啦!大叫一声,洁茹亦喔〃〃的大叫一声,双手狂抓著洁茹的**,下t

    紧压在洁茹的r泬,抖动了数下,接著便喘著气躺在洁茹身上。

    看情形许伯已将米青y身寸在洁茹r泬内!

    这时,许伯让出位置给走过来的小旺,洁茹仍喘著气爬在梳化上,小旺将洁

    茹反转,抬起洁茹双脚放在肩上,握著自己的**,在r泬入口处,上上下下地

    磨擦著。

    软弱无力的洁茹微微挪动下身,看似想避开小旺的**,突然小旺向前一挺,

    整根**已偛进洁茹的r泬里,并开始拚命地上下上下地抽偛著。

    此刻,洁茹只能啊〃〃喔〃〃啊〃〃喔〃〃地紧随著小旺抽偛节奏叫喊著,很久

    后,他媽的!这个小旺竟像机械人一样,完全没有慢下来的跡像,还不时伸手大

    力搓弄著洁茹的**,许伯仍坐在旁边,除了欣赏著洁茹被他的孙子干著外,还

    不时用手抚摸著洁茹又白又嫩滑的身躯。

    又过了很久,我留意到洁茹的**声渐渐加快,双手紧抓成拳头,而小旺亦

    更加疯狂地抽偛著洁茹水长流的r泬,这时,小旺大叫騒货!身寸啦!而洁茹

    亦喔〃〃的长喊一声。

    小旺下t死压著洁茹的r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麒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麒麟小说网网站阅读绿帽文经典大合集,绿帽文经典大合集最新章节
麒麟小说网,耽美小说,BL小说,伦理小说,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qn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