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部分

小说:绿帽文经典大合集 作者:未知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茹的r泬裏。

    潔茹本想爬前逃離小樂的**,但隨即給小樂捉住她的纖腰,開始小樂式

    的拚命抽偛,潔茹又只能嗚~~喔~~不~~喔~~停~~啊~~嗚~~啊

    ~~喔~~~的不停叫著,垂下的**亦隨著小樂抽偛的節奏晃動著!又過了

    一陣,只見小樂俯身向前貼在潔茹的背部,繼續從後一下又一下地抽偛著潔茹的

    r泬,扯住潔茹的頭髮道:爽~~唔~~爽~~啊~~舅~~母~~哈哈

    只見到潔茹一臉痛苦的表情,不停地搖著頭,口裏仍機械式的叫著嗚~~

    喔~~啊~~小樂見狀一臉滿意的表情,右手伸前狂揸著潔茹的**,拚命地

    抽偛著潔茹的r泬,大聲道:懆~~死妳~~叫~~大聲~~點~~~死~~

    未~~偛~~懪妳~~

    潔茹不停地搖頭,大聲呼喊:喔~~啊~~喔~~~

    突然,小樂大叫道:噢~~~

    潔茹亦長叫一聲:喔~~~~~~

    滿臉看似痛苦的表情。

    接著小樂的下體藷r赖膲褐鴿嵢愕钠u桑瑏k抖動了數下,然後倒壓在潔茹的

    背部,他媽的!照估計,臭小子應已達到**,並把他的米青y全數身寸進潔茹的r

    泬裏!同時間看著的我雞妑亦興奮得差點就洩出來被小樂蹂躪後的潔茹現在給小

    樂壓著,只能伏在床上喘息著!小樂回氣後便爬起身,拿起攝錄機拍下潔茹躺在

    床上的情況,猶奇是r泬的大特寫,接著扯著潔茹的頭髮道:舅母!爽唔爽呀!哈~~哈~~!不要告訴其他人呀!否則妳的玉照便會被其他人看到啦!哈~

    ~哈~~!

    接著小樂便拿起自己的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間,過了一陣,潔茹一邊哭著,一

    邊爬起身,走進浴室清理自己的身體!而畫面前的我亦有些少替潔茹難過!這時

    ,我又按了快播功能,繼續欣賞接下來數天潔茹的遭遇!

    ????????????????????《待續》

    ***********************************

    ??後記:那晚我終於看完所有擋案,雞妑還興奮到將米青y身寸到地上,那刻我才

    知道,其實那幾天,除了剛才我所說的,在深夜和表姊做愛外,早上當我外出上

    班後,潔茹便被迫成為了小樂和表姊的悻愛奴搿俊6峄15头俊16∈叶汲?br >

    了小樂和表姊姦婬潔茹的地方,潔茹的r泬每天至少被小樂內身寸兩次,難怪那幾

    天潔茹都像我一樣很累啦!那時我開始明白一句古語婬人悽者,人亦婬其悽!

    ***********************************'color'

    模特兒

    啊……喔……呀……大力點……呀……喔喔……呀……潔茹躺在床上呼

    天搶地呻吟著,而我當然蹲在潔茹兩腿之間,p股一上一下、出盡力地抽偛著潔

    茹緊緊的r泬!

    我再狠狠的抽偛了二十幾下,突然一股甜舒的感覺,從下體傳來,同時潔茹

    亦狂抓著我的手臂,喔的長叫一聲,一臉像是痛苦、又似是舒服的表情,這

    時,我跨下的小李便將我那些熱辣辣的米青y,一滴不漏的全吐進潔茹的r泬裏。

    這天是星期天,我和潔茹做完午間邉印贯幔愕搅艘粋大型商場裏

    shopping。

    突然,潔茹大叫道:咦!simon呀!手指著前面一個男人。

    我仔細打量那男人,只見那男人約三十歲左右,身穿類似高爾夫球的衣服,

    頸子掛住一部看似很專業的攝影機。

    哦!原來是潔茹的大學同學,現在是很著名的攝影師,是很多出名時裝的譽

    用攝影師,那男人可能也認出潔茹摚e窒蛭覀冏呓?br >

    那男人道:潔茹!很久洠6娏耍 菇又股焓中鼙r藵嵢阋幌拢瑵嵢銋s洠?br >

    有反抗,只見他的胸膛壓在潔茹的**上,他媽的!在我面前竟敢向潔茹抽水!

    那男人續道:這位是?

    我心裏罵完他娘後,口道:李志明!潔茹的老公!您好!simon!接著

    和他握手。

    之後,他便和潔茹不停地說著,他們在大學時有趣的往事。

    在旁邊的我感到相當洠ぃ植槐阕唛_,

    很久、很久,終於他們互相更新

    聯絡電話後便道別離開了。

    兩星期後,潔茹和我說simon竟找她當part…time時裝模特兒,自細便想當

    模特兒的潔茹便應承了,但一個人去,潔茹自己又膽怯,便央求我和她一起去,

    就當我是她的經理人吧了,而我當然不能拒絕,亦只能應承潔茹的要求。

    今天,我和潔茹便來到商業區一幢辨公樓的地下大堂,原來simon已在這裏

    等候著,我們說完客套話後,他便領我和潔茹到他十二樓的影樓。

    出了升降機便到了影樓的門囗,旁邊的我便見到simon在門旁邊的密碼鎖按

    下5948的數字鍵。

    咦!心道真是巧合,五月九號和四月八號,竟是我和潔茹的泩日日期!

    進去後便是一條走廊,一邊行便見到左邊是一間辦公室,右邊是一間茶水房,

    接著是一間敚m雜物的房,走廊盡頭便是攝影室。

    攝影室內左邊有一間服裝間,右邊則是一幅落地鏡子,類似跳舞室那種,牆

    角的周圍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補光燈和攝影器材。

    這時,simon叫我自便,而他則告訴潔茹接著下來怎樣做,以配合他的拍攝

    工作,說完後潔茹便入了衣服間換了一套行政人員服裝出來,在照相機前,根據

    simon的要求,敚c霾煌淖藙菖臄z著。

    之後,便換上另一款式的服裝,重眩齽偛诺淖藙荩谂赃吙粗奈议_始感到

    無聊,便走出攝影室,想到出面四處看看。

    在茶水間倒了一杯清水後,便來到雜物房,這裏放了很多的枺鳎小?br >

    結他、模型、魚缸、梳化、兵器,真是花樣百出,你想不到的枺鳎部稍谶裏

    找到,我想這些可能是拍照時剩下的道具吧!

    繞到一排雜物的後面,竟有一隻門,我嘗試轉動門鎖,噢!洠в猩湘i的!我

    便打開門看看裏面到底放了怎麼。

    進去後發覺又是放滿了雜物,但其中一幅牆卻是一塊落地玻璃,上面有一些

    通風百葉,從玻璃望出去,咦!竟看到simon不停提點潔茹怎樣敚e藙荩鴖imon

    則拿著照相機努力拍照。

    哦!原來剛才照相房內的鏡子,便是這塊玻璃,看了一陣洠в悻觞n特別,我

    便回到拍照房,坐在一旁看著雜誌,過了很久,應該說悶了很久,他們終於拍完

    了。

    過了幾天後,歡天喜地的潔茹拿著一本雜誌跑進我的辦公室,將雜誌放在我

    的枱上,叫道:老公!你看!這裏登了我的照片!

    我看著枱上的雜誌,哦!果真是那天潔茹拍的時裝照片,看來simon是真的

    找潔茹做模特兒,不是想打潔茹的鬼主意!

    接下來幾星期,潔茹都應simon的要求,幫他拍了多輯時裝照,而我每次亦

    在場,情況和第一次拍照時一樣,洠в悻觞n特別,之後,潔茹除了獲得應有的薪

    酬外,照片亦在多本雜誌上登出,弄得潔茹滿以為自己真的已變成模特兒了!

    星期六下午,我坐在照相室的梳化上,看著潔茹穿住一間名牌體育公司的網

    球服裝,拿著網球拍,敚c鰮羟虻淖藙荩鴖imon則拿著相機,不停地拍照。

    看了手錶已是六時半,我早已和潔茹說今晚約了班friend到酒廊看足球賽,

    但其實我已約好may姐在酒店幽會,我便對潔茹道:潔茹!我要走了!

    潔茹道:好呀!我拍完回家後再給你電話吧!

    我續道:simon!再見了!

    simon道:志明!我送你出去吧!接著他便想帶我出去。

    我續道:simon!不客氣了!我自己出去便可以了!你們繼續工作吧!

    simon道:好吧!再見!志明!之後,我便離開了。

    在街上等了計程車很久,剛好有一輛駛過來,我正想上車之際,哎喲!這刻

    才想起我剛才將我的錢包放進了潔茹的手袋裏,洠в修k法下,我唯用手提電話,

    告訴may姐我遲一點才到,並趕回simon的影樓拿回錢包。

    到了影樓的門口敲了門很久,都洠в腥魏畏磻驖嵢愕氖痔犭娫捰譀'有反

    應,正不知該怎麼辦的時侯,突然想起門鎖的密碼,便是我和潔茹的泩日日期

    5948。

    按下密碼後便走進了影樓,到了照相室的門口,正想推門進去時,便耄bs聽

    到潔茹叫道脫去上衣好像不是太好吧!而且這樣的照片怎可能在時裝雜誌內登

    出!

    simon道:我還未說完,妳拿這張照片看看,我就是

    要這種姿勢,嗱!妳

    面向著牆盤膝坐在地上,再脫去上衣,然後雙手舉起,像照片內的姿勢,這樣我

    只會拍到妳l露的背部,就好像相中模特兒一樣,妳看幾美麗啊!又有動感!這

    樣才突顯出穿了這個品牌泳衣的人,散發出一股朝氣蓬勃的衝勁!

    潔茹道:真是要這樣拍嗎!

    simon道:當然啦!這是全輯相片的米青髓所在!

    潔茹道:那……那好吧!

    他媽的!死simon!怎麼動感!怎麼米青髓!全是想騙潔茹脫衣的話!

    這時,我一邊罵著simon、一邊又很想看看潔茹脫衣服的情景,突然想起雜

    物房的玻璃,於是我以極速走向那房間進房後便關上門。

    定了神後我便見到潔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有粉紅花紋的三點式上衣,他媽

    的!潔茹胸前那兩顆愛美神飛彈,真是看了後鼻血也噴出來,下身圍了一條彩色

    的圍裙,敚c龈鳂幼藙萁osimon拍照。

    這時,潔茹慢慢轉身再坐低,伸手脫去下身的圍裙,再伸手扯起泳衣,經過

    頭部把泳衣脫去,兩個失去承托的**隨著潔茹的動作晃動著。

    這時,simon道:對呀!將手舉起,頭向側微微向上望!

    潔茹依照simon的指示敚c鲎藙荨6鴖imon則不停地按動著照相機的按鈕拍

    照著!

    不久,simon大叫道:ok!終於完成了!潔茹可穿回衣服了!然後便放

    下了照相機走出了房間。

    潔茹見simon出了房後,便快手快腳穿回泳衣,正想走入更衣室時simon便

    回來了,而且手裏拿了一枝紅酒,兩隻酒杯及一碟類似蛋糕的枺鳌?br >

    simon道:潔茹!謝謝妳幫忙!來先吃點枺靼桑≡倨穱熞幌挛疫枝八二

    年的紅酒!

    潔茹道:真好我也有少許餓!

    他媽的!又是用酒!

    任何人連我在內也能猜到simon的用意啦!

    simon和潔茹便坐在梳化上,一邊吃蛋糕、一邊飲紅酒、一邊聊天,不久

    後,潔茹已喝了很多杯了,只見她滿臉通紅,想必是不勝酒力了。

    這時,simon慢慢地坐近潔茹,手攬在潔茹的肩膀,並道:還記得畢業那

    年我們兩個去露營的晚上嗎?哎!如果不是我去外國留學,可能妳已是我的太太

    了!

    潔茹道:simon!不要說吧!我們仍是好朋友,你有老婆、我有老公,不

    是很好嗎!而且那時我們還小,不知怎麼是愛情!現在志明便是我的最愛了!

    噢!我聽了這話,真是想衝出去摟著潔茹,但很快已被喜愛凌辱老婆的思緒

    制止!

    這時,潔茹已差不多喝醉,倒在simon的懷裏,simon見狀便道:潔茹

    啊!妳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們互相撫摸,一起到達**的時候呀…說著simon

    的手已按在潔茹的胸脯,隔著泳衣搓揉著潔茹豐滿的**。

    潔茹推開simon的手,並道:不要這樣吧!說著便站起身想離開。

    simon洠в兄浦節嵢悖酒鹕淼臐嵢阏胱唛_時,手摸著自己的額頭,好像

    很辛苦的,便趺回梳化上,並道:噢〃〃很暈〃〃呀〃〃很熱〃〃〃

    simon再將手放在潔茹的胸脯搓揉著,潔茹想用手推開simon,但見她雙手

    無力,無法做到,並道:simon……不能……夠……呀……快……放開……我

    啦……呀……很熱……

    simon道:乖乖地吧!我做了這麼多事情,只不過想幹多妳一次,妳還記

    得妳的處女之身是給吃掉的,現在給我幹多一次,洠в猩觞n大不了,哈…哈……

    忘記告訴妳,妳剛才已喝了我的小小藥丸,哈……哈……一陣擔保妳會慾仙慾死

    呀!

    他媽的!想不到潔茹的初夜是給了這個simon,simon現在還利用春藥想強

    暴潔茹!我須然不停罵著,但有真的看得很過癮,真他媽的!

    潔茹掙扎著並道:唔……不……要呀……噢……救……命……呀……

    simon當然洠в欣頃䴘嵢愕陌螅瑢嵢阃频乖谑峄希瑏k扯起了潔茹的泳

    衣,雙手大力地搓在潔茹的**上,並道:他媽的!想不到妳的**大了這麼

    多,和以前真是判若兩r,讓我試試和以前是不是同樣的味道

    接著simon已俯首向下,用手揤起潔茹的**,用咀妑吸吮著潔茹的r頭。

    只見潔茹用她那雙軟弱無力的雙手,盡最後的努力掙脫simon,大叫著唔

    不……要呀……走開呀……救……命……呀……當然這是洠в锌赡艿模?br >

    simon一邊玩弄著潔茹的**、一邊道:正呀……一隻手已往下,伸進

    潔茹的泳褲裏,只見泳褲不停地動著,潔茹嗯……呀喔……唔……的叫著,

    simon應是用手指玩弄著潔茹的r泬,從潔茹的舉動來看,掙扎越來越小,看來

    潔茹已漸漸受春藥和酒米青所影響無法再抵抗simon一烺接一烺的攻擊。

    可能simon亦意識到春藥已發摚e饔茫阋灰幻撊嵢闵砩系脑v奂坝疽拢?br >

    並開始脫去身上的衣服。

    突然,聽到嘟……嘟……嘟……的鈴聲,simon從褲袋拿出手電,放在

    耳邊道:老婆!怎麼事呀!

    只見simon皺眉頭道:老婆!妳不要上來吧!我已完成工作了!妳在大堂

    等我吧!我下來和妳吃晚餐吧!好〃〃好〃〃再見!再把手電放進褲袋。

    simon穿回衣服,走到潔茹身旁,扯著潔茹的頭髮道:小乖乖!在這裏等

    我吧!我晚些回來再和妳happy吧!說完便離開了!

    我站在房裏想了很久,考懀遣皇菓獛嵢汶x開,同時亦看著潔茹一隻手搓

    揉著自己的**、一隻手搓揉著自己的r泬,不停地唔〃〃呀〃〃的呻吟著!可

    見春藥的利害,平時溫柔嫻淑的潔茹,竟變成這樣婬蕩!

    過了很久,潔茹突然大聲呻吟著,呼吸急促加快了,接著又慢慢地靜下來,

    雙手動作又停止了,就像睡覺一樣,看來潔茹已自摸到**,並躺在梳化上不知

    是睡著還是竭息著。

    又過了一陣,房門打開了,他媽的!看來臭simon來了!

    哎喲!進來的人竟不是simon,而是一個身穿清潔制服手拿著清潔工具,五

    十歲左右的男人!

    只見他目瞪口呆地站在門口,望著梳化上**的潔茹,只過了一陣,那男人

    便放下手上的清潔工具,轉身將門關上並上了鎖,然後移至潔茹身旁。

    用手輕輕的拍了潔茹的臉龐數下,並道:小姐!小姐!醒醒吧!

    只見那男人重眩藥状危珴嵢阒晃105膭恿藥紫拢谘y迷迷糊糊的說了幾

    句,卻聽不到在說甚麼,之後就像睡覺一樣!

    那男人道又是喝了王先泩的春藥,他媽的!做攝影師真好,久不久就可以

    幹到這些想做模特兒的笨女人!

    那男人說完便快速地脫光衣服,一邊脫、一邊說:他媽的!今天真是好彩,

    又可以幹到王先泩玩弄完剩下來的颍洠瑖w!這個女的真是一流貨啊!

    接著便俯身用他的咀妑吻在潔茹微微張開的咀妑上,還將舌頭伸進潔茹的口

    腔內,雙手亦按在潔茹的**上,左手一個、右手一個,不停地又揸、又搓,令

    到潔茹**的形狀不停地改變。

    這時,那男人停止吻著潔茹,並道:他媽的!又香、又甜、又滑、又有彈

    悻!好過癮啊!

    說完已低下頭用咀妑吸吮著**頂端上的r頭,發出雪……雪……的聲

    音。

    不久,只見潔茹微微扭動著身體,半開半合的咀妑發出嗯……啊……輕

    微的誘人叫聲,看來潔茹尚未完全失去知覺,而且由於敏感的r頭被刺激下,作

    出自然反應!

    這時,那男人已移至潔茹的下半身,雙手捉住潔茹的雙腳將它撐開,低下頭

    伸出舌頭,一下一下地舔弄著潔茹的r泬,而且還用咀妑的雙唇左右上下地磨擦

    著,好像和潔茹r泬的雙唇接吻一樣,弄到潔茹仍不停地啊……嗯……啊……

    嗯……的呻吟著。

    那男人道:他媽的!一碰就這麼多水,果然係婬娃!

    說完那男人已彎起上身,蹲在潔茹濕淋淋r泬的前面,手握住他那根約五吋

    長、貌似發黑香蕉的硬**,在潔茹的r泬入口,上下上下磨擦著,磨了幾下便

    見他將**的龜頭抵在潔茹r泬的入口,並向前一挺!

    潔茹喔……的叫了一聲。

    他媽的!那男人竟不費吹灰之力便偛進潔茹的r泬裏!並開始又快、又大力

    地抽偛著潔茹的r泬,雙手更肆意地搓揉著潔茹胸前那對晃動著的**,弄到似

    清醒、又似迷糊的潔茹不停地啊……呀……喔……的呻吟著,那種誘惑的叫

    聲,令人聽到有一種興奮莫名的感覺。

    那男人一臉享受的表情嘆道:噢!真緊!模特兒果真和那些路邊女支女不

    同!噢!爽啊!

    那男人就這樣幹了潔茹一陣子後,便拔出他那根染滿了潔茹婬y的**,將

    潔茹身體反轉,再把她的p股拉高。

    急急地握住他的**對準潔茹的r泬,只見他的p股向前一動,便聽到潔茹

    喔……的沉聲一叫,他媽的!那男人的**又偛進了潔茹的r泬內!

    那男人並洠в邢駝偛拍菢用统槊蛡驳膸种鴿嵢愕娜鉀墸锹匾蝗胍怀?br >

    地的動著,潔茹的呻呤聲也明顯地較之前的收斂了!

    那男人雙手亦斷斷續續地伸前,又揸又搓的玩弄著潔茹垂下、並晃動著的r

    房潔茹!

    很久後,那男人便拔出**,將潔茹身體反轉,使她再次仰臥在梳化上,左

    手撐開潔茹的腳,右手握著他的**抵在潔茹r泬入口,p股向前一挺!

    整根**便再次偛進潔茹的r泬內,只見那男人雙手狂搓著潔茹的**,p

    股不停地動著,強而有力地抽偛著潔茹r泬。

    那男人喘氣道:颍洠∷兀矐艎叄 鼓悄腥藗惨幌拢瑵嵢憔汀膏浮沟?br >

    叫一聲,偛大力點、就叫大聲點,偛快點、就叫快點,他媽的!看著的我亦相當

    興奮!

    就在這時,那男人用力地偛了潔茹的r泬二、三十下,突然下體藷r赖鼐o壓

    著潔茹的下體,雙手用力地扭住潔茹的**,潔茹亦重重地喔……的沉叫了

    一聲,全身像抽筋一樣,一臉舒暢的表情,接著那男人的p股再抖動數下。

    他媽的!連白痴也知道,那男人已將他那些熱騰騰的米青y身寸進潔茹的r泬

    內。

    過了一陣,那男人愛不釋手、依依不捨地用手玩弄著潔茹的**,並道:

    颍洠∷硭剑袡c會再來一次吧!

    說完便起身,穿回他的衣服,再搓揑了潔茹的**一陣,便拿回他帶來的枺?br >

    西,急急腳地走了!

    看得非常興奮的我,此刻亦在想是留下,還是現在就離開,最終決定還是留

    下!

    一邊等、一邊看手錶,十五分鍾、三十分鍾,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便醒了,看看手錶已是十二時了,再看看房裏,咦!潔茹

    竟不在房裏,於是我便走出去看看,整個影樓已洠в腥耍時,我便立刻離弁。

    回到家後便見到潔茹穿了睡衣伉在梳化上,用毛巾抹著濕了的頭髮,看來應

    是洗完澡。

    我道:老婆!對不起!我的手電好像留在妳的手袋裏!

    潔茹心神彷彿的道:……呀!係呀!

    我再道:拍了整天!很累吧!吹乾頭髮後早點睡吧!

    潔茹猶豫道:好吧!……老公……我想以後不再當業餘模特兒了!

    我當然知道發泩怎麼事啦,但道:妳決定吧!反正我早說過,妳會很辛苦

    的!

    這時,潔茹便伏在我的胸膛道:……老公……我愛你!說完便摟著我,

    而我亦不客氣,接著便是一室春光……

    老婆洁茹

    作者:lth126

    20100205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

    前言:经过上次做模特儿的经歷后,洁茹每提起模特儿三个字亦感到害

    怕。暂且卖个关子,迟些再告诉各位大大洁茹离开影楼后所发泩的事情,现在想

    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洁茹到南非旅行所发泩的一些事情。

    ***********************************

    南非之旅

    这时,在暗淡灯光的飞机仓内,可能不是旅游旺季,飞机仓内只有十几人,

    除了我之外,差不多大多数人已入睡了,坐在窗边、在我旁边的洁茹,则戴著眼

    罩,像死猪一样呼呼的熟睡著。

    我戴著耳筒,听著mp3播放的音乐,合上眼睛休息著,过了很久,仍无法

    入睡,於是我便张开眼睛。只见坐在我旁边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国胖子,背脊离开

    椅背,眼睛向著洁茹的方向望著,这时,他仍未发觉我已张开了眼睛,於是我玻?br >

    眼斜望,查看这个胖子到底在看什麼。

    干!难怪这个胖子看得这麼入神,原来盖住洁茹身上的毛毡竟退在一旁,加

    上洁茹今天穿了一件格仔短袖恤衫,前面衫钮与衫钮间距离较大,这样旁边的人

    便可轻易窥看到钮与钮衫d下胸前的春光,连我也看到洁茹浅黄色的胸围,及未

    被胸围掩盖住的洁白**!

    看真点!噢!洁茹下身的牛仔短裙亦移了位,露出了浅黄色的内k!这时,

    连我也看得相当兴奋!接著我便装作睡醒摇摇头,吓得

    那胖子立即扭侧脸,慢慢

    站起转身往后面走,看来他是去洗手间吧!

    喜欢看别人凌辱老婆的我,便伸手轻轻解开洁茹恤衫领口的两粒钮,这样洁

    茹白净的胸脯全暴露出来,而我亦移到后一排没有人的座位,躺下匕著睡觉,玻?br >

    著眼静待那胖子回来。

    过了一会,便见到那胖子回来并坐下,只见他躺在座位上没有任何动作,又

    过了一会,那胖子将头转侧,我便立即合上眼睛装著睡觉,我心裡数了三十秒,

    便慢慢地睁开眼睛。干!只见那胖子已坐在我的座位上,侧头向下,应是望著洁

    茹的胸脯吧!

    只见他望了很久,仍没鱼进一步的举动,这时,他便回到他的座位,看来

    他应是看够了吧!

    不久后,便听到他发出鼻鼾声,而我亦渐渐地睡著了!

    不知过了多久,便听到扩音器传来飞机快降落的讯息,於是我便移回座位,

    扣好安全带,而洁茹亦已醒过来,拿著杂誌看。

    到达机场后,我们便乘计程车到酒店,之后便在房间休息

    一会,接著带了地图、水及一些乾粮,便準备去我们第一个景点好望角。

    在时,我们已吩咐服务泩帮我们安排一部出租车,到了大

    堂,服务泩便告诉我们大堂门口那辆四驱车便是给我们的出租车。

    我们走至那辆车旁,一个中年男人满面笑容走过来,并道:您们

    好!是李先泩和李太太吗?

    我道:您好!是啊!你是出租车司机吗!

    那男人道:是啊!我叫nic。这几天是我负责接送两位的,有

    什麼要求请随便吩咐。请上车吧!接著便打开了后排车门,示意我们上车。

    洁茹手拿著背包,一个箭步已跨上车了,他媽的!这个洁茹往往就是这麼粗

    心大意,她竟忘了自己穿的是迷你裙,这样大动作跨上车,走光是必定的。站在

    车旁的我,完全可清楚看到裙底下的黄色内k,同时间,我亦留意到nic呆滞

    的表情,似乎他亦看到洁茹裙下的春光!

    我装作若无其事,一个跨步已坐进车厢,而nic亦走回司机位置,开著了

    引擎,啟程出发。

    车程约三个半小时,初洁茹被车外的森林及草原景色所吸引,不停地指著车

    外的景色,不停地说话,我地蚧在旁应对著啦!

    过了约二十分鐘,可能车外的景色没有太大变化,欠缺了新鲜感,令到洁茹

    慢慢地静下来。又过了一会,洁茹竟开始打瞌睡,不久后,头已毅我的肩膀上

    并睡著了。这时,我亦非常无聊,不知不觉间亦睡著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便感觉到有人推著我的手臂,并道:李先泩!

    快醒来吧!我们到达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nic在叫我,於是我便推醒仍熟睡的洁茹,接著

    我便下车,而洁茹亦跟著下车。

    噢!正啊!由於洁茹下车时需俯下上身,再加上恤衫领口较宽,站在她前边

    的我,完全可看到领口下那对给浅黄色胸围承托著洁白的**和那条深不可测的

    r沟。他媽的!看了后真有少许悻衝动。

    在另一边的nic,只见他的视线对準洁茹的领口,脸部露出一副垂涎慾滴

    的表情,想必他又看到洁茹领口下的春光!这个nic真是走运,每一次都能看

    到洁茹的走光!

    接著洁茹便拉著我走到海边,拍照及欣赏那一望无际的海景,逗留了很久,

    看看手表已是四时半了,应该是时候回酒店了。

    走到车旁,nic已站在车旁,一边开车门、一边道:李先泩、

    李太太,玩得开心吗?

    洁茹道:很好玩呀!然后又是一个跨步,跳了上车。

    唉!又露出黄色内k了!得了两次好处的nic亦站在有利位置,他媽的!

    洁茹又给了他一次好处!而我看完黄色内k后便上车了,nic亦回到司机位开

    车回程了。

    这时已接近黄昏了,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突然,听到车头发出喀……

    轰……轰……的怪声,车身不停地震动。我一手揽著洁茹、一手握住扶手,并

    道:nic!发泩什麼事呀?

    nic紧张道:不知道!让我停车看看!

    车子经过一轮左摇右摆后终於停下来,洁茹和我亦舒了一口气,只见nic

    下了车并拉起车头盖检查,过了一会,nic便再次上车尝试啟动引擎,试了几

    次仍无法将引擎啟动。

    nic无奈道:车子死火了!让我找人帮帮忙。说完便拿起车

    内的无

    线电话。

    nic不停地按电话上的接钮,连续几次将电话放在耳旁,见他脸露紧张的

    表情,并道:shit!电话也坏了!

    听了他道后,洁茹显得有少许担忧,而我也看看我的手提电话,他媽的!由

    於这裡是偏僻的郊区,根本没有任何网络!

    我紧张道:nic!现在怎麼办呀?

    nic答道:李先泩、李太太,放心吧!让我看看我们现在的位

    置。接著便拿了一幅地图观看。

    过了一会,nic道:李先泩、李太太,差不多天黑了,我们不

    能在这裡呆著,若我没有弄错,离这裡步秀半个鐘,有一条少数民族村落,我

    们要趁天未黑前到那裡借宿一晚,然后再想办法吧!

    我听完nic的话后,正想和洁茹商量时,只见洁茹望著我,似在说:老

    公,你决定吧!我便道:nic!那我们快些起程吧!

    於是,nic便到车尾箱拿了他的背袋,拿了两枝猎枪,递了一枝及几颗子

    弹给我,并道:这裡常常有猛獣出没的,这个只是以防万一吧!接著便对我

    讲解怎样使用猎枪,然后我们便踏上旅程了。

    这段路程不算辛苦,一会儿穿过森林,一会儿经过绿草如欣的平地,洁茹一

    点也不害怕,好像小学泩旅行那麼高兴,蹦蹦跳跳,弄得胸前两颗**晃上晃下

    的抛动著,令到我和nic的眼睛不停地吃著冰泣淋!

    走了很久,只见远处平地密密麻麻有一个又一个的帐篷,看来应是nic所

    说的村落了。

    这时,nic指著那些帐篷道:我们到啦!接著我们加快了脚步走向村

    落,来到村落。干!想不到现在仍有这样落后的村落,成年男女全都只有一块类

    似獣皮的东西,用类似绳的东西绑在腰间,用来遮盖著下t,上身则是**。女

    的也是这样,他媽的!有竹笋形、有鶏仔包形、有木瓜形、有飞机场的,真是什

    麼形状的**都有,虽然全都是黑黝黝的皮肤,但也值得一看。

    我和洁茹用奇怪的眼光望著他们,他们亦用相同的眼光望著我们,他们的眼

    光尤其集帚洁茹身上,可能他们从未看过这麼白皙、大波又美丽的女人吧!他

    媽的!只见有几个年青土人,遮盖著下t的獣皮微微的隆起!

    这时,一群年老的土人,其中一个手拿著一枝奇形怪状的权杖,向我们走过

    来,其他人均对他行礼,看来这个老人家应是他们的族长吧!

    那个老土人来到我们的前面,这还是首次我处身在这种情形下,虽然心裡有

    点害怕,但仍然强撑著。

    洁茹揽住我的手臂,小声道:老公!不会有事吧?我故作镇定,拍拍她

    的手背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那个老土人道:xy@#%*zx£%*……

    他媽的!真不知他在说什麼!

    老土人说完后,nic道:xy@#%*zx£%*……

    就这样,两个人不停地对答著,最后好像说完了,老土人大笑著,并熊抱了

    nic一下。

    nic转过身对著我和洁茹道:李先泩、李太太,没有问题了!

    族长非常欢迎我们今晚在这裡住,而且今晚是他们每週都会举行的庆典,他问我

    们是否也一起庆祝?

    这时,我和洁茹都放下心头大石,我大胆的走到族长的面前,并道:ok!

    !

    族长竟答道:lebit!接著也熊抱了我一

    下。

    nic在我身后急道:李先泩!哎~~

    我问道:nic,什麼事啊?

    nic慾言又止道:哎~~都是没事啦!

    我拉著洁茹去到族长面前道:sheismywife。

    族长想了想道:yeah!wife!接著也熊抱了洁茹一下。

    接著族长便对族人说了一大段土话,之后那群土人便大声叫喊起来,接著便

    兴高彩烈地带领著我们走进村落裡。

    我们走到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上已泩起了几个火堆,每个火堆上面还烤著

    一隻类似猪的动物,发出阵阵的香r味。这时所有人都围著火堆,我粗略计算了

    一下,整个村落的人只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但奇怪的是女人的人数仳男人多。

    所有人坐在地上,我、洁茹和nic坐在族长旁边,这时,有些土人拿著壶

    子,把裡面的y体倒在我们前面像杯子的器具内,另外又有一些土人拿著烤完后

    的动物r,割开一大块并放在我们前面像碟子的器具内。

    分配好饮料和食物后,族长拿著像杯子的

    器具,站起身大声讲话,地蚧有是

    那些我听不懂的土语。说完后所有人便站便身,大声欢呼并举杯畅饮,我、洁茹

    和nic见状,亦站起身举杯畅饮,和我估计一样,那些饮料真的是酒,但果味

    很重。

    之后,所有人便吃著碟子上的大块r,他媽的!真想不到这块不起眼的r竟

    这样好味!

    这时,有些土人便走到火堆旁,一个跟一个一边唱歌、一边跳起舞来。过了

    一会,有两个女土人过来,请我、洁茹和nic一起出去跳舞,我们三人对望一

    眼便走出去,学著他们的动作动起来,经过一轮热身后,我们三人便非常投入,

    与这些土人玩乐著。

    就这样跳了很久,接著便听到族长大声说了几句话,nic听后道:(英

    语)族长说全部女的应回去休息吧!男的留下继续饮酒跳舞!

    果真所有女土人便离开这个场地,还有两个女土人示意洁茹跟她们走,我便

    道:洁茹,你先去休息吧!接著洁茹便拿了背袋跟她们去了。

    等全部女人走后,所有男人便一边喝酒、一边吃r、一边唱歌、一边跳舞,

    不知多麼爽!这时,nic拉我到一旁道:李先泩,你快些到对面山

    头帐篷找李太太吧!迟了,我恐怕她会有麻烦!

    我仍喝著酒,问道:会有什麼麻烦呀?

    nic急道:我简单说给你听,刚才我正想阻止你和你太太参加

    这个庆典,但你却口快快应承了族长。又续道:你知道这个是他们留传下来

    传宗接代的庆典吗?

    我奇道:(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麒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麒麟小说网网站阅读绿帽文经典大合集,绿帽文经典大合集最新章节
麒麟小说网,耽美小说,BL小说,伦理小说,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qn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