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章 乱山冷木灵蛇藏9

    君璧闭着眼,枕在木景珩的腿上,呼吸绵长而安稳,显然是困倦,正在沉睡之中。她的双颊还残余淡淡红晕,玉白的肌肤在斑驳的树影下映出星星点点的光斑,整个人娇艳若海棠春睡。

    木景珩一只手轻抚君璧的秀发,手指穿梭在她的发间,为她梳理有些凌乱的发丝。另一只手正搭在唇边,含了一枚狭长翠绿的叶片。柔和轻缓的乐声,从他嘴边缓缓流淌而出。一曲终了,君璧睡得越发安稳。

    木景珩收回手,将那叶片执于掌心。叶片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缓缓融化开来,按照木景珩所想,不断扭动变幻着形状。最后,它变成了一支通体碧绿的玉簪,不仅颜色鲜活欲滴,其上还缠绕着脉络般的纹路。

    木景珩抬手,将玉簪插在君璧的发间。指尖从她的青丝旁滑过,落在她的侧脸,细滑微凉的触感,跟平日相比熨贴许多,并不显得冰冷生寒。

    木景珩眼中的神情越发柔和,伸展指尖,随意戳了戳君璧的脸颊,喃喃自语道:“奇怪。”为何心头总有种奇特又美妙的感觉,不断萦绕,挥之不去。

    这种感觉不知从何而起,来得莫名其妙,又不似往常一般稍纵即逝。木景珩虽然心中疑惑,但他素来不是钻牛角尖的性子。人心难定,越细究越会发现其中复杂,倒不如顺其自然得好。只是这感觉并不让他生厌便是了。

    木景珩整理好心绪,倚靠着树干,也阖上双眸。神识入定的那一刻,他倏而睁开眼,眉心紧紧蹙起。

    木景珩的视线掠过粼粼的湖水,日光之下,有几只雀鸟正停留在湖面的宽大叶片上,静静地梳理着自己翅膀的羽毛。

    不过木景珩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将君璧轻轻横抱起,身形微动,踏上树冠。出人意料的是,树冠之上又是另一番天地,叶片宽大舒展,周围飘散点点荧光。若是君璧瞧见,必定也要啧啧称奇。

    木景珩将君璧安置在中央一片平坦宽阔的叶片之上。君璧的身体被稳稳托着,柔软的边缘轻轻卷起,将她安全地包裹其中,隐隐可以在缝隙间看到她安详沉睡的眉眼。

    木景珩做完这一切,才从树冠之上一跃而下,来到了湖的对面。“阿玦。”他笃定地面对着一片山壁唤道。

    四周一片寂静,仿佛时间都完全凝滞。木景珩唤完,颇有耐心地在原地等待,不急迫,也没有再催促。

    良久,木景玦的身影才出现,面容不知为何带着些憔悴。

    木景珩眉梢轻挑,疑惑问道:“你怎么来了?”若是他没有记错,这些时日木景玦都在忙着教导那个凡人女子,再说落霞峰是他的闭关之处,木景玦很少前来。

    木景玦抬头望了一眼坦然的木景珩,沉默片刻,才缓缓问道:“君璧……可在你这里?”此话说出来,竟让人听着有几分苦涩。

    木景珩神情云淡风轻,微微颔首,“没错。”

    木景玦嗫嚅着,继续说道:“我……方才望见你同她,有些亲密。”

    木景玦本来就对于君璧天天往落霞峰跑十分挂怀,今日正好有空闲,实在忍不住,就悄悄上来瞧瞧。没想到正好看到君璧枕在木景珩的腿上,全然不设防的纯真模样。那一幕,让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从前。

    木景珩淡淡应了一声,反问道:“那又如何?”他的性子惯来如此,即使对于木景玦,也不假辞色。

    其实木景珩本来清冷的态度与平日并无区别,可是木景玦方才刚见了他对待君璧的模样,很容易就察觉了不同。

    木景玦稍作思索,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何待她这般亲近?”

    木景玦心头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逼迫他,想要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是害怕木景珩被君璧引诱,抑或是怕……君璧对木景珩有情。君璧与木景珩初次见面之时,似乎就对他流露出不同寻常的神色,仿佛是在叹息,叹息着初识非君。

    这让木景玦不禁回想起自己与君璧的过往,那时他初入仙籍,与尚是灵蛇的君璧形影不离。那时的君璧,仰慕他,眼里也似乎只有他。不可否认,他曾经动过心。

    “阿玦,这与你无关。”木景珩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些微警告。他并不愿多做解释,正如他也不会过问君璧与木景玦的关系。

    只是这话听到木景玦的耳中,就多了几分讽刺。让他不禁脱口而出,“阿珩,她是妖。”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

    木景珩眉头蹙起,有些不悦。木景玦恨不得把刚刚说过的话吞回去,可是他今日乱了心神,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阿玦,她本是灵蛇,因何成了妖,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她强行扭转根基,身体早已破败,你竟没有半分发觉吗?”木景珩为人通透,如何看不出两人相处的古怪之处,他虽是个旁人,也不禁为君璧惋惜。

    木景玦被这话重重击在胸口,他无法反驳。“阿珩,人妖殊途,你好自为之。”他留下这句话,就是转身离开了。

    木景珩望着那失魂落魄地背影,只能轻叹一声。

    君璧紧闭的眼睑微微颤抖,一行清泪缓缓滑落,碎在柔软的叶片之上。她睁开眼,一时间有片刻失神。

    君璧也许是受到本身情绪的影响,梦中全是与木景玦的回忆,时而美好得让人憧憬,时而悲戚得让人忍不住落泪。君璧甚至是感同身受的。

    “还放不下吗?”君璧低声呢喃,“可是,总该放下的。”声音随风飘逝,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叶片边缘缓缓张开,君璧抬头,正好撞上木景珩清隽绝逸的容颜。

    “发生何事?”木景珩望着君璧的泪眼询问。

    “刚刚梦魇,就醒了,没事的。”君璧拭了拭眼角的泪痕,顺势揽上了木景珩的脖颈。

    “没事就好。”木景珩平静说道。他心知肚明,却并没有点破。

    君璧被木景珩抱在怀中,缓缓落在地面。小巧的足尖踏上柔嫩的草地,双腿又化为了墨色蛇尾,她放开木景珩,低垂着头,轻声说道:“仙君,今日之事,是君璧莽撞了。”

    木景珩目光落在了君璧发间的碧翠玉簪上,嘴角轻扬,嗓音却是清冷,“你的确是莽撞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麒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麒麟小说网网站阅读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快穿之我家系统套路深最新章节
麒麟小说网,耽美小说,BL小说,伦理小说,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qn70.com All Rights Reserved